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电视

诉说碾子

2020-03-11 来源:银川娱乐网

诉说碾子

关于碾子始于何时,我无法考证。但是至今,在我国北方的农村,碾子依然随处可见,即使今天的人们已不再使用它,它似乎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,在向人们诉说那曾经和逝去的岁月。

我闲来无事时,也盘算过,就我们村而言,碾子的数量也不低于十盘。碾子为何如此之多呢?因为它承载着我们村里八百多人的口粮之碾压重任。

对别的地方的碾子,我印象不深刻。大多只是一扫而过,视而不见。然而对黑牛沟碾子的印象是深刻的,永恒的。因为它的碾道上,有我年轻时的汗水。印象里的黑牛沟,人多,人牛!尤其青壮年汉子多。人多,男人多,又是壮年,当然就吃的多。所以在那并不遥远的煤油灯时代,黑牛沟的碾子是闲不住的。

每天,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,黑牛沟的碾子就开始吱吱扭扭响动起来。紧跟着就有排队跟着的…就这样一整天,碾子基本上闲不下来。络绎不绝,直到天黑。在春节前半个月,碾子几乎昼夜不停,后面来有了电灯,我们常常挑灯夜战。推碾子一般情形下两个人,一个能,只是比较吃力。

就其碾压的难度而言,我们大约喜欢碾压的谷物,如:谷子,高梁,只要碾掉皮儿就行了。时间相对上是短暂的,玉米碴子也算好碾压的,大碴子更好碾。只要创掉皮子就行。粗玉米面其难度也不大,个把小时就完活儿了。

难度最大的要数细玉米面,因为碾压前要先用温水浸泡,湿度大,要求细。小麦粉也难碾压,因为村里播种的小麦面积少,只是偶尔的碾一两次而已。其中最难碾的就是红谷子,我们称之为:红粘谷,因为要求细,不仅湿度大,而且粘度也大,每年蒸年糕都要用。这碾子一推就是小半天儿。

因此,我们常常是抱着碾棍就睡着了。一点儿不夸张的。尤其是在炎热的盛夏里。还有榆树皮儿也不好碾,玉米面比较粗糙,不抱团儿。常常要添加榆皮面儿,增加其粘合度。个别时候还要碾大盐粒子,那个年代农村还没有加典精盐。每年去暑摘完花椒以后,还要碾花椒籽榨油,反正碾子在农村利益率是极高的。

安装一盘碾子也是很难的,在那个填不饱肚皮的年代,要安装一盘碾子是要举全体村民的洪荒之力。安装碾子我没见过,我到是有幸见过运输碾盘的场景,那场面也是相当壮观的。运送碾盘至少也需要壮汉子百十号。用大绳子拉,驱动碾盘。大绳的直径不比拔河的大绳差。上百个汉子把大绳扛在肩上,一起用力!必须要有一个高嗓门儿的壮汉子,引领大家。他相当于合唱团的领唱。就是这样一唱一和:起:来一拉诶,合:诶嗨哟喂!起:小伙们加把劲儿诶!合:哎嗨哟喂!起:你要不使劲儿诶!合:诶嘿哟喂!碾盘它不动啊!合:诶嘿哟喂!起:谁要是不使劲儿呀!合:诶嘿哟喂!起:他就是大呀!哎嗨呦哎……硬是这样笨重的碾盘才被大家运到目的地。

好像还有一个推碾子的迷语,我实在想不起来了,哎!瞧,我现在的记性。

陕西十佳男科医院
希爱力治疗前列腺增生效果
活血止痛吃什么
友情链接
银川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