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电视

邪亦有道 第两百四十四章 武当为我生

2020-03-10 来源:银川娱乐网

邪亦有道 第两百四十四章 武当为我生

“究竟是谁踏着谁?”

≮金灵光内,吴邪目光俯视,霸道喝问道。

战台崩碎,摇摇欲坠,但此时,却是在众人眼中彻底静止!

霸道,强势,震撼!

前一幕,便是最完美的诠释!

战胸骨断裂,口吐血沫,眼中愤恨羞怒,由于被虎符镇压,无法动弹分毫。

屈辱恼怒!

但此时,对于他而言,已是无任何翻盘的机会。

“自古英雄出少年”

“如此年岁,未来无可界限"

秘境外,一座略显破旧的大殿内,灯光昏暗,四道身影静静盘坐于大殿中心,在四人面前,灵力化为一道水镜,小秘境内发生的一切均在其中倒影而出。

这四人,正是如今三郡最顶尖四方势力的掌舵者。

“萧族当盛,萧战无愧三郡年青一辈的翘楚,未来数年,此子必然成为掌舵者”

一人出声,昏暗的灯光照应出其面容,浓眉星眼,一张国字脸上,此时带着几分笑意,在其说话间,一股万兽之王的威严,悄然流露,此人,正是万兽门,当代门主,御万山。

“萧战天赋不错,但终究年岁稍长,未来终究还是,xnet掌握在后期之秀单位手中,万兽门一门双秀,着实不凡”

人影中一位白眉老者轻声笑道,话语轻柔,令人如沐春风,此人名为萧灵,乃是如今萧族的族长。

“此败,对于萧战乃是一场大造化,若能给予适合的引导,将来必能成为我萧族最强的肱骨”

灵望着光镜内,那口吐血沫,无力挣扎的萧战,这般喃喃出声。

战灵资不俗。唯有强敌才能令之不断磨砺成长,对于他而言,失败,才能令之发生最强的蜕变。

“哼,一个外郡之人,这般喧宾夺主,若是慕扬真是死于其手,此人便是我山河殿不死不休的死敌”

一道冷哼响起,如平地惊雷,昏暗的灵光下。一道宽厚的身影缓缓战起身,伴随其身体战起,其周身,虚空嗡鸣,一道道巨山之影钢,并且伴着震耳的川流怒涛巨响。

此人,赫然正是“山河殿”殿主,慕雄飞。

虽然,他并不在乎慕扬的陨落。但却决不允许任何人令山河殿蒙羞。

故此,在他心中,吴邪已是非死不可!

“雄飞殿主何必如此锈大作,以我看来。慕扬底蕴足以与萧战比肩,他的陨落恐怕另有隐情”

金袍凤纹,透着尊贵,最后。一道身影开口,此人正是楚族当代族长,楚扬。

“此人是你楚族的外援。杀我座下之人,屡屡触及我山河殿逆鳞,你楚族是不是该给我点交代”

〗雄飞目光一凛,视线落向楚扬,旋即寒声到,“此人我非杀不可,谁若拦我,便是我“山河殿”之敌,不死不休“

“语一落,慕雄飞便是大袖一挥,携着一身杀伐之气,如流星般掠出大殿。

“哼,山河殿好大的威风”

望着那已是彻底掠出大殿的慕雄飞,慕扬冷哼出声。

山河殿,乃是这数十年内刚刚崛起的势力,但奉行“优胜劣汰”的原则,故此,山河殿中的每一人均是经过最残酷的淘汰。

这也养成了“山河殿”之人,内心崇尚武学,狠辣无情的个性。

与此同时,另外两道身影的目光均是微微变幻,便是彻底沉默了下来。

待慕雄飞走后,大殿再次恢复平静,大殿中心,灵镜流转,将小秘境内的一些照映。…

小秘境,武战台上空,一道钟鸣响起,如来自九天之上。

伴随着钟鸣响彻,战台之上,虚空裂缝蔓延而出,那孕育着灵丹果树的灵界再次跃入众人眼前。

“胜者可入灵界,得丹果”

由于楚凰已经毫无战斗能力,故此最终得胜者,自然便是吴邪。

“武丹果”

望着天空上彻底开启的灵地,吴邪因为大战的疲惫一扫而光,身体化作一道光虹,一瞬之间,已是彻底掠入其内。

刚刚掠入灵地,一股浓郁到极致的灵气便是迅速灌入吴邪体内,当下令他浑身一震。

“好浓郁的灵力,适合修炼”

吴邪很快盘膝坐下,先前大战,他耗尽了自身全部灵力,各方面均是达到了极限。

体内经脉,按照“邪决”疯狂运转而开,周身灵力受到牵引,朝吴邪疯狂汇聚。

下一秒,吴邪整个人,瞬间变成了灵力吞噬机。

约莫过了数十分钟,吴邪体内灵力鼓荡,如奔流汹涌,整个人的气息也是渐渐趋向于巅峰。

“血灵妖蟒”

气息恢复,吴邪心中欣喜,指间决印变动,低喝出声。

“轰”

滔天灵力翻涌,血金之光翻腾,化作一条百丈凶蟒,凶蟒,正是血灵妖蟒,此界存在一定的禁锢,防止外界强者窥探,故此,吴邪毫无隐藏,迅速开启了最强吞化模式。

吴邪背后,血灵妖蟒浮现,巨口吞吐,能纳日月,疯狂的吞噬周遭浓郁的灵力雾气。

体内经脉沿着“邪决”疯狂运转,将吞食入体的灵力迅速消化炼化,一股股雄浑的灵力,在吴邪四肢百骸内疯狂涌动,如惊涛拍岸,血气澎湃。

体内血气翻滚,吴邪精神一震,双眸豁然睁开,一眸中雷光跳动,另一眸中黑白沉浮,如阴阳,如生死,而此时,这两种图文,璀璨极致,犹如两团燃烧的火焰。

“我即将跨入武境,显然需要选择一种图文,成为我的武意”

眸中雷光与阴阳图文沉浮,吴邪轻声开口,心如明镜。

所谓武境,以武入境,现在,他要以一种为基础,奠定最强的根本,步入那个境界。

“雷,代表毁灭,攻伐最强,阴阳,为生死,若能堪破,将是大造化”

吴邪轻语,默默分析,他如今领悟的两种道纹,都绝对强大,虽然还未真正领悟透彻,但未来,若是有所机缘,任何一种都足以惊动天地。

“雷来自天地,遵循道的轨迹,阴阳代表乾坤,乾为天,坤为地,玄奥非凡,我虽然能够以这两种为基础步入武境,但想要彻底领悟其中任何之一,对于我而言都需要较长的时间,可我现在,所需的正是时间”

吴邪蹙眉,想到关键,要知道,现在距离那所谓“荒战”的开始已经只剩一年的时间,他虽然灵资已经有所提升,但想要彻底领悟,“雷”“阴阳”两者中任意之一,都需要丰厚的时间为基础。

“吴霸天,你给我等着,我一定要走出最强路,将当日之辱,千百倍的奉还给你”

想到当日被截杀之辱,吴邪心血翻腾,那次的耻辱,此生,他发誓,不会再经受第二次。

那种耻辱,一次,足以令他铭记一辈子!

“我将以何步入武境,超脱前人,走出最强呢?”

吴邪思考,他需要权衡,走不一样的路,成就自身最强,因为他知道,一年后,荒战时,再遇到吴霸天时,将是真正的生死搏杀,没有仁慈,没有怜悯,只有敌死,我亡。…

所以,他要有所超越,走出非凡的路,成就最强,因为,失败,便代表着死亡!

“武境,在修炼一途中,称谓一个分水岭,以何入武,对于未来而言,具备着真正决定性的作用”

吴邪颔首,沉心思索,这一步,他曾听影老叮嘱,至关重要,对于步入更强境界,有着关键性的作用,当然,一般修炼者并不清楚。

这一步,对于吴邪着实是一个难题,若是没有一年后的“荒战”,这个选择简单至极,但如今有了限制,则是需要他进行更深层次的考量。

“究竟何为真正的武?”

突然,吴邪心中冒出一个反思,这个疑问,在其心灵空澈时闪现,引起他自身的思索。

“武代表强大与力量?武代表纷争与杀戮?武代表权力与前程?……”

一个回答在吴邪心中浮现,但有被其迅速否定,渐渐的,那些疑问成为他思想无法挣脱的牢笼,而一个个自我的否定,则是铸成牢笼的锁链,繁密而坚固。

“我为何被一个自我反问所困,失了自我,我当为自身而活,武当为我而生”

突然,吴邪心中生出一道灵光,如一道穿破迷雾的灵光,令他的精神猛然一震,一个答案,浮现在其心头。

武,当为我而生!

“武,止戈为武,武以人为本,失去人,则武便失去了意义”

一瞬间,吴邪如醍醐灌顶,心灵得到升华,精神兀自清朗。

“既然武以人为本,那我便以自身入武,只有自身强大,才是真正的强大”

很快,吴邪做出了决定,他决定舍弃雷纹与阴阳纹,这两种奥义非凡的道纹入武,以自身入武,成就最强大的自我。

“武当为我生”

吴邪抬头,眸中雷纹与阴阳道纹消散,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片清澈与自信,他肉身经历过魔兽森林的血雨搏杀,又曾经历过“黄泉水”的浸泡,同辈中堪称无双。

若是他能够以自身入武,无疑是奠定了最强的基础!

“以吾之身入武,凝练武意”

明悟一切,吴邪缓缓闭目,体内翻腾的灵力再次呼啸而来,伴随着滚滚灵力在其四肢百骸内呼啸,一道清脆的破裂之声,猛然自其体内传荡而出。(未完待续……)

一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
如何治疗夜间咳嗽
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好吗
友情链接
银川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