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综艺

最强战帝 第20章 炼器,牛刀小试

2020-03-10 来源:银川娱乐网

最强战帝 第20章 炼器,牛刀小试

“你真想炼制一块玄铁飞天盾吗?”看着来势汹汹的的萧祁峰,沈浪并不慌张,轻轻一个闪身就躲开了他。<-.

萧祁峰愣住了,似乎没想到他速度会这么快。

“废话,老子要是不想炼制玄铁飞天盾至于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忙活吗,你这个混蛋竟然……咦,你想干啥!”萧祁峰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转过了身去,却愣住了。

只见沈浪已经在开始往炉鼎中扔材料了……

那样子,好像是要炼器?

“混蛋,你给老子停下!那是我最后一份材料了,尼玛老子跟你有仇啊!你这么玩我?”萧祁峰气得一蹦老高。

沈浪嘴角一翘笑道:“玄铁飞天盾嘛,这么简单的玩意……你好好看着,我只示范一次,你要是记不住或者看不明白,那算我倒霉,你赶紧离开炼器院去干diǎn别的吧,不要侮辱炼器师这个职业了。”

“……”萧祁峰愣住了,他本来咆哮如雷想直接冲上去先将这厮砍翻再説,但是一看到沈浪那娴熟到了极diǎn的手法,理智却控制着他静静的看了下去。

所谓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

沈浪脸上挂着坏坏的笑意,甚至人都看着萧祁峰,但是双手却不断的拿着炉边的材料往里面丢。

那娴熟的手法,那行云如流水般的操作……

而且每次抓取材料的时候都拿捏得非常准确。

仿佛闭着眼随手一捏都能拿出恰到好处的分量……

“这小子……真是个怪胎啊,我拿取材料的时候,好多材料都要掂量好一会,很多材料还要用天平秤来称量,但是他随手一拿,竟然就……难道説他真的会炼制玄铁飞天盾?但是这怎么可能呢,他年纪看起来比我小,而且在炼器院从来没有听説过这么一号人物啊!这手法,比院长大人似乎都要强过太多的……这怎么可能!”

萧祁峰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,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沈浪操作,还拿出了纸笔,不时的记录着什么。

虽然还不能确定沈浪是不是骗他,但是看那小子的动作,似乎真不是骗人,而且他的手法确确实实值得一学啊!

他虽然在炼器院里面成绩末等,但是再加把劲,就能成为灵级一品炼器师了,这diǎn眼光还是有的。

“有东西学那就先学着再説,要是他在説谎,最后炼不出来,我再揍他一顿,然后扭送到导师那里去!”

萧祁峰刚一这么想,马上就又后悔了。

因为台上那黑衣小子做着做着,竟然开始唱起了歌!

而且似乎还是那种比较古怪,比较劲爆的!

“我把梦揉成团塞进大纸箱,上面写轻拿轻放,背着它一路走一路的张望,梦里唱歌吵醒月亮。量量梦的体积我心装不下,随便唱唱就算啦,想想掌声不断海一样的花,我的快乐就放大……”

不仅是唱歌,这厮竟然还全身上下开始扭动了起来,开始了一边唱一边跳!

这太疯狂了,萧祁峰顿时觉得脑子不够用了。

炼器之道,非常讲究心境平和,要求百分之一百的专注。

不管是炼制胚胎的时候,还是那种高等级兵器,要刻画灵阵图的时候,都是一样。

若是一分神,材料的数量或者重量不对,或者火焰强度掌控不到位,很可能就导致炼制失败。

尤其是灵阵图,那是萧祁峰还没有接触过的东西。

那是要到了高级炼器师才能学到的,据説复杂程度难以想象,一张灵阵图要刻画无数条灵线,一个不慎画错了,就前功尽弃!

可是这小子竟然这么嚣张!

竟然一边炼器一边唱歌跳舞!

随便唱唱就算了?

你这还叫随便唱唱么?

你倒是快乐了,老子可不爽了!

这是什么态度?这是炼器师该有的态度吗?

太不像话了!吗的那都是老子的材料,材料不要钱吗?

不是你的东西你当然不着急了……

萧祁峰快哭了……

尼玛你真是老天派下来玩我的吧!

“心跳随意谁都爱理不理,让我忘乎所以……行了,发什么呆,过来用丹火煅烧粗胚。”沈浪突然停下了唱歌,向萧祁峰説道。

萧祁峰一愣:“啥?现在就要用丹火了?你这才刚开始没一会啊……”

“让你用你就用,罗里吧嗦的,我分分钟万颗灵石上下,给你来炼制一块破盾……也不知道你哪辈子修来的福分!想要玄铁飞天盾就照我説的做,想要学炼器更要乖乖的照我説的去做!”沈浪不耐烦的説道。

好吧,死就死了,反正被你害得弄坏了一份材料了,这一份也被你用的差不多了……

你要是炼制不出来,我保证不打死你!

萧祁峰万般不愿的走了过来,双手前推,手掌都是生出了一团蓝色的火焰,开始煅烧浮动在炉鼎上方那盾牌的粗胚。

使用灵力燃烧,消耗的灵力是非常巨大的。

不一会萧祁峰就已经是大汗淋漓,有diǎn撑不住了。

他的修为是气武境一重天,能坚持这么久已经足以自傲了。

不过萧祁峰还真不敢自傲,因为每次一抬头,就看到那混蛋鄙夷的眼神,似乎嫌他修为太低或者灵力太少还是怎的……

他奶奶的,有本事你用自己的啊,为什么用我的丹火?

萧祁峰憋着一股气,心里难受得很。

“好了,可以了,有回气丹吗?”沈浪不甚满意的diǎndiǎn头。

萧祁峰如蒙大赫,赶紧停下手擦了一把汗,然后拿出来了一颗回气丹。

还好,虽然累了一diǎn,这小子看来也不是没有良心的那种人,竟然知道提醒自己吃回气丹。

一道清风拂来,萧祁峰还没来得及反应,那回气丹已经到了沈浪的手中了。

“你干什么?”萧祁峰愣住了。

沈浪白眼一翻道:“能干什么,回气丹当然是用来吃的啊。”

他説着将那回气丹直接丢到了嘴里,嚼吧嚼吧咽了下去。

萧祁峰傻眼了,半天没想明白。

这叫什么事?

自己辛辛苦苦把灵力耗光了,拿出来一颗回气丹,竟然被他吃了?

他从头到尾没有消耗过一丝灵力,要吃什么回气丹?

再説,那是我的回气丹!

那是我珍贵的回气丹啊!

知不知道一颗回气丹要多少颗灵石?

忍,我继续忍,你要不给我弄出来玄铁飞天盾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!

沈浪可不管萧祁峰发狂不发狂,他接连将其他几种材料添加了进去之后,那回气丹已经生效,体内的灵力瞬间恢复了大半。

“炼器之道,不是单打独斗,只有你这种蠢才才会纠结丹火什么时候用——难道你就不能找几个助手么?用个丹火你都还在想着什么时候用,还有多少灵力可用,你能炼制出来什么灵器啊?看好了,就算用丹火煅烧,也是有技巧的。”

沈浪説着将正在煅烧的粗胚又往上抬了一抬,随后身形急速的转动了起来,双手如蝴蝶般上下飞舞,两只手掌上都冒着熊熊火焰,带出了两条好看的轨迹。

萧祁峰双眼圆瞪,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。

用丹火煅烧的时候当然是有技巧的,他也知道。

但是据説那至少是灵级三四品炼器大师才能做到的啊!

据説那其实是炼器上的一种手法,不但能最大限度的将丹火使用上,还能将所炼制的器物各个位置分开煅烧,让得这器物更加纯粹精炼。

可是这小子就算真的会炼制玄铁飞天盾,那也不至于强到这种地步啊?

萧祁峰喘着粗气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,然后拼命的想要把沈浪双手的轨迹记录下来。

要是这手法能学到几成,到时候多研究研究,説不定能进阶呢!

在萧祁峰的目光下,沈浪仿佛玩魔术似的换着花样煅烧着那面盾牌,那手法玄奥无比,又非常的自然流畅,暗合着某种天地规则一般。

到了这一步,别説这种普通的兵器了……

就算沈浪跟萧祁峰説他能炼制灵器,玄器,萧祁峰可能都会信了。

就算是装模作样……不是真正的高手,也装不出来这样的手法。

时间一diǎndiǎn过去,萧祁峰越来越震惊。

他完全把自己当作了一个学生,或者説炼器的初学者,将所有的步骤,细节都给记录了下来。

而那面盾牌就是在他震惊的目光当中快速形成。

很快,便完全成型握在了沈浪的手中。

“造型有diǎn难看,罢了,我也没那么多时间来弄这玩意,便宜你这家伙了。”沈浪将盾牌丢给了萧祁峰。

“谢谢,谢谢,太感谢了!”萧祁峰乐不可支的接住了盾牌,连连道谢。

就在这时,沈浪一根手指头隔空对着那盾牌轻轻一diǎn,一道灵光一闪,没入了盾牌之中。

“嗡!”

萧祁峰手中的盾牌发出了一声轻鸣,随后便见一道波纹从盾牌上荡漾开来,一个巨大而又虚幻的圆形盾面显现在了盾牌前方。

“灵……灵器!这是灵器!怎么可能呢……”萧祁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满脸的惊恐。

沈浪一愣:“是灵器啊,难道你以为我是在给你炼制一面兵器么?反正也做了,我就顺便在上面给你刻画了一幅灵级三品水系灵阵图了,现在这盾牌防御力增强了四倍不止,勉勉强强算合格了,就是时间太仓促了。”

“灵级灵阵图?三品灵器?我……我去!”萧祁峰两眼翻白,似乎随时都要晕过去了。

抛开材料不説,很多时候一件灵器或者玄器,都主要是以其中刻画的灵阵图来评定等级的。

这盾牌里面的灵阵图是灵级三品,那么就算这材料差一diǎn,或者説炼制的手法差上一diǎn,那也跟三品的灵器差不多了。

但是萧祁峰原先想的只是炼制一面兵器,兵器可是跟灵器差了一个等级的。

而且里面没有灵阵图,防御力是相差极大的。

沈浪眉头一皱,过去拍了他两巴掌:“喂,醒醒,醒醒,你可不要晕,我还指望着你带我进炼器院呢,你晕了我找谁去!”

张家口牛皮癣医院地址
生物谷
奥利司他胶囊哪个牌子的效果好
友情链接
银川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