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明星

血火天衣 第456章 村长上任

2020-02-15 来源:银川娱乐网

血火天衣 第456章 村长上任

仇无衣自己也觉得奇怪,明明连自己前进的方向都看不到,却还要在这极其偏僻的地方帮助他们,而其中的原因只是一个小小的感动,

小小的沸泉村总共一百一十七人,算上自己,其中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占了三分之一,三十多人,六十岁是大陆四国的标准,这个标准对于修罗人來说可能不太合适,因为仇无衣亲自见过了这些老人,他们和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一样强壮,身体远远沒到开始衰弱的时候,

剩下的八十几人中,又有三十几个未成年的孩子,分别属于不同的家庭,剩下的则是青壮年的数目,看起來是不是很正常,并不是,青壮年的层次当中,尚在修炼期间的未婚青年男女也有三十几人,已婚的家庭也沒有生育那么多子女,有很多孩子失去了父母,

原因自然是多种多样的,毕竟修罗之国危机四伏,而沸泉村的老年人之所以如此之多,原因非常讽刺,正是因为缺少战斗,这里实在是太偏僻了,很少有人前來寻求争斗,

仇无衣在这里不得不佩服修罗人的强大,沒有父母的孩子也依靠自己的力量像成年人一样生活,特别小的几个孩子则是孟涟照顾的,所以她才会在小孩子之间拥有那么足的人气,

盘膝坐在书房当中唯一的一张彩色兽皮之上,仇无衣已经在公民府的“书房”中足足呆了一整夜,一秒钟都不曾合眼,

所谓的公民府,不是国家为统治村镇的公民所修建的办公府邸,这个名字就是指公民自己的家而已,史天是个老光棍,从一些日记能够看出他也是个苦苦追求武道的人,可惜无论是资源还是天赋都十分有限,正是因此他才走上了压榨领民的歪路,

公民府的确是沸泉村里最大的房子,也是石头搭建的,席地而坐可能是修罗之国的风气,整个公民府沒有一张凳子椅子,仔细想想,孟涟的铁匠铺似乎也沒有,

首先想找的是公民府中对于往年情况的文书记录,结果一下子就找到了,而且找到了很多,

仇无衣握着一卷文书,一眼扫过去,上面的字差不多全都认得,但有很大一部分与现在通用的文字有些许差异,不影响阅读,

最上面的一张,字迹特别新,记载的日期是帝国历一万四千八百八十二年,通过其他的记载相比较,所指的显然是去年,这正是一张去年上缴给国家的赋税的清单,

大陆四国现在用的叫做大陆公历,今年是四千六百七十年,至于为什么是这个数字,里面肯定有水分,据说,仅仅是据说而已,好像是旧帝国崩溃的时候为元年,但是旧帝国历史又是怎么回事,沒人清楚,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是推导出來的,靠不靠谱也不知道,至少大陆四国肯定沒有那么悠久,

可这个帝国历一万四千多年,立刻让仇无衣联想到旧帝国时代的历法,不过此帝国未必是彼帝国,不能因此断定修罗之国用的是旧帝国的历法纪年,

但若是丛另一方面考虑,若修罗人真的是旧帝国时期的遗民,这边的历法说不定更可靠些,

话说回來,大陆的历史差不多也是一笔烂账,大家都在胡扯自己国家的历史,其中不知道掺杂了多少利益相关的因素,水分最少的说不定就是建国时间最短的永国,

薄薄的一张皮纸,上面的信息量很大,

仇无衣在不少记录上发现,沸泉村的赋税虽然上缴到国都禄存城,但缴纳的对象却不是国王或领主,因为接受赋税的地方亦是禄存城的总公民府,这里多了一个“总”字,意义就大不相同,很像议会或者元老院之类的组织,

那么修罗之国难道是采取这种方式统治的么,也不尽然,

除此之外,仇无衣还在赋税的名目处发现了些许异样,这里明确说明总公民府只是“接收”,而赋税的正规名称,则是缴纳给一个称之为“元将”者的贡品,

这里就有些不太清楚了,元将可能是一个称号,可能是一个人,姓元,记录上对其称呼为“元将大人”,总之有这么一个人就是,这个人的权威大于国都的统治者,甚至有可能统治数个修罗之国,更有可能是这个世界的最高首领,

真正让仇无衣感兴趣的还是赋税内容,元将什么的,太抽象,不是现在能够接触的东西,

“大人,难道沒有休息吗,”

公民府门口出现的是似乎还有点放不开的孟涟,

“你这么称呼我,让我很为难啊……哪怕叫我一声村长也好,”

仇无衣揉了揉干涩的眼睛,顺便向外一看,果然天已大亮,

“知道了,村长,”

尽管孟涟不知道什么是村长,不过这貌似也是仇无衣的命令,所以她老老实实地改了口,

“我……不,沒什么,有一件事想拜托你,今天晚上,请让村子里所有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家來公民府一趟,我要设一个宴会,顺便向他们问问村子的事,对了,到时候你也來帮我,”

仇无衣那句村长只是顺口打个比方,沒想到孟涟为人这么实在,只好顶上了村长的头衔,

“明白,不过如果只是想知道村子情况的话,我也知道,”

孟涟对仇无衣的要求沒有感到太意外,史天也不是土生土长的公民,他也是打败了原來的沸泉村统治者才夺得这个位子的,

“有些事情我想尽可能知道的详细一些,刚才我就发现你们这里的不少传说与我们那里有很大区别,”

身为外來者,不对当地风土人情了若指掌是不可能一直伪装下去的,仇无衣的计策就在于此,说话的时候,他看了看孟涟的眼睛,发现她沒有怀疑,这才暗暗松了口气,

“为了传承知识,”

听了仇无衣的解释,孟涟却好像恍然大悟一般懂了些甚么,

“差不多吧……有这个意思,”

仇无衣不知道传承知识的人是怎么一回事,不过既然有台阶,也就顺便迈了下去,

“好的,我现在就去告知他们,”

这一系列对话到底还是沒有穿帮,孟涟告别之后就离开了公民府,仇无衣得意之余,也沒有忘记继续工作,

手中的文件还沒看完,

给“元将”的贡品包括铁矿石两万斤,精炼的铁锭一百个,刀剑十口,鞣制完毕的兽皮一千张,除此之外就别无他物了,

这些东西的价值不知道是高是低,大量铁矿石与少量的铁锭说明沸泉村还是有一定的冶炼能力,做这件事的百分之百是孟涟,兽皮的数量相对而言就不太多,一千张兽皮,以村民的能力应该不难办到,

二者一综合,可以得知沸泉村的经济主要还是依靠矿山和冶炼,狩猎其次,农业完全沒有,照理说,粮食地租也是租税中很重要的一环,沒有粮食,村子也很难发展,很可能粮食就是现在沸泉村的弱项,仇无衣也决定要从最基础的民生开始抓起,

现在,史天遗留下來的文件已经看得差不多了,当然在整理文件之前仇无衣首先在公民府搜刮了一通,奇怪的是沒有找到任何功法,如此一來,史天的棍法说不定就绝迹了,

而且也沒有找到一个钱币,只有锁在仓库中的某种粉末状粮食,干肉,铁锭与武器,这些就是史天留下來的财产,说实话数量不多,若是放在大陆四国,可能足以称之为清廉,但大陆四国的丰饶程度也绝非修罗之国所能比拟,就算是震国的边境极寒地区也比沙漠和火山好多了,

不久,孟涟就带着消息归來,她顺利地将晚上召开宴会,或者说开会的消息传达给了村子中所有的老人,村人的生活很有规律,不外乎三个步骤,修炼,修炼,还有修炼,

当仇无衣得知之后,心中对于建好村子的把握又大了几分,原來沸泉村的农业和狩猎都相当粗糙豪放,唯独放牧长臂熊比较上心,至少每天轮流有人守着,

村子附近也有自己的修炼场,所以找人才会这么简单,

入夜之前,村民们三三两两地回到了村子,心中紧张的是村里的老人们,

公民设宴招待下民的事情虽然不是沒听说过,但一般情况下都是大战之后的庆功,现在新的公民刚刚到來就大摆宴席,其用意实在是很难猜测,

公民府唯一的优点就是大,特别大,所以仇无衣一个人呆在里面竟然会觉得孤独,偌大的大厅能够轻易容纳三十几名老人,

火炉上冒着滚热的白烟,炙烤过的干肉条,切成小块后与土豆一起炖煮的腌肉,还有一叠叠灰黑色的烤饼,烤饼是常见的主食,肉类也是日常保存的东西,虽然土豆这种东西从未见过,老人们的目光纷纷停留在那个大桶上,看起來应当是酒,非常珍贵,经常求之不得的酒,

今夜是否会得到酒的赏赐,老人们猜测个不停,

“村长到,”

随着门口孟涟的喊声到來,老人们纷纷从兽皮坐垫上肃然站起,

湛江妇科医院咋样
藤黄健骨丸怎么样
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
友情链接
银川娱乐网